潍坊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八卦 >

“防霾口罩第一品牌”实测结果不及宣称效果一半【图】

时间:2019-10-22 18:02:27

“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撕开的滤芯,两层无纺布之间,填充有很多颗粒状活性炭,但不均匀。经第三方检测,这款口罩的防霾效果,连其所宣传效果的一半都达不到。

一到阴沉的雾霾天,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各色口罩男女。

雾霾火了口罩。有媒体报道,我国防尘口罩市场需求,2013年已达到25.3亿元的规模。北京市场上,一款号称“雾霾终结者”的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在多家网络媒体上,被称为“防雾霾口罩第一品牌”,更号称“PM2.5-病菌污染物过滤效率>99%”。

但记者调查发现,包括九头鹰口罩在内的多家口罩生产企业,存在产品包装标注的生产地不实、公司注册地不实等乱象。经第三方专业检测,这些口罩的防尘功效,连其宣传的一半都不到。目前,记者已就相关问题向工商等部门举报。

为了给3岁的女儿防雾霾,侯琰霖先后选购了20多款口罩。

“都不适合。”这位清华博士后打算自组团队研发。

2月底的持续重污染中,市民李女士买口罩就花了数百元。

“网上、药店,看到PM2.5字样的口罩就买。”但用过后咳嗽不减,嗓子疼依旧,李女士觉得不少口罩都是“打着防雾霾、PM2.5的幌子,忽悠人。”

  “雾霾终结者”

3月12日,左安门内大街一家药店,一款知名品牌的“PM2.5口罩”摆放在醒目位置。药店人员称,前几天雾霾频繁,多款“防PM2.5口罩”一度脱销,“消费者见到防雾霾、PM2.5,就跟疯了一样抢购,有的口罩刚到货一天就卖光。”

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输入关键词“雾霾 口罩”,页面会出现约数千种口罩商品,价格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不管价格高低,大都打着“防雾霾、防PM2.5”旗号。

一款“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以下简称九头鹰口罩),号称“防雾霾PM2.5口罩第一品牌”、“雾霾终结者”、“全球唯一款公认的顶级防护利器”。

目前,这款口罩在网上促销价为37元左右(参考价53元),由棉布口罩和滤芯组成,滤芯单独售价15元左右。

记者网购了几款九头鹰牌口罩,塑料包装上印有“PM2.5-病菌污染物过滤效率>99%”,“中国科学院理化研究所检测认证产品”,“经质量部检验合格”。滤芯宣称,“超细静电滤层+颗粒活性炭滤层+纳米抗菌层=3重安全保护”。

打开塑料包装袋,一个带有内层的棉布口罩,两片椭圆形滤芯。撕开滤芯表层可见黑色小颗粒,轻轻一搓,颗粒散出。

按照包装上的说明,先将滤芯要插入口罩内层,然后再佩戴口罩。

“上市当日热销9000余件,实属行业奇迹。”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官方网站引用多家网络媒体的报道。

  “年前卖了100万只”

“九头鹰”牌“纳米PM2.5口罩”真有那么神?

3月5日,记者以加盟代理的身份,找到总代理“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

石景山古城南街路东30号巨擘大厦208室,一间约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没有悬挂公司牌子。一名30多岁的男子,身材微胖,戴着眼镜,坐在办公桌前不时接听电话。

见有人来,男子腾一下站起来,递上名片——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冉伟。

冉伟介绍,九头鹰牌口罩生产商是北京谦裕博商贸有限公司,总代理方为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两个公司是一套人马”。

他拿出一份授权书,上面写明:“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北京谦裕博商贸有限公司”九头鹰品牌所属产品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总代理。

随后,冉伟出示一张报价表,分别为省、市、县、普通分销和公司团购。省级代理要求首批进货8000只以上,每个口罩代理价为13元;市级代理首批进货为3000只,单价17元;县级代理单价为19元,普通分销单价为27元;公司团购中,每只价格升至35元。

“口罩销售火爆,不用担心市场。”冉伟提高声调,称“九头鹰”牌“纳米PM2.5口罩”零售价为39元至45元之间,“各级代理商都能赚到钱”。

冉伟说,在全国普遍雾霾的大环境下,“九头鹰”牌“纳米PM2.5口罩”销售势头迅猛,目前全国各地设有数十家代理商,“年前曾三次断货,仅去年年底销售数量超过100万只”。

  被冒用的检测报告

“核心技术”、“权威部门认证”等,这是冉伟常挂嘴边的话。

针对记者提出的“滤芯中的黑色颗粒是否会吸入鼻腔”,冉伟说黑色颗粒是颗粒活性炭,对人体无害,“即使吸到肺里,因为是粗颗粒,也可以排出来”。

他拿出一份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检测报告,证明“PM2.5-病菌污染物过滤效率>99%”。

记者查询到,这是一份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抗菌材料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2013年12月,检测九头鹰牌口罩的抑菌率,检测用菌为“肺炎克雷伯氏菌”,检测样本显示“抑菌率>99%”。

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抗菌材料检测中心工作人员证实,检测中心目前没有能力检测该款口罩是否抗雾霾,“只是根据客户需求,对部分细菌进行检测”。

一家知名PM2.5口罩企业工作人员坦言,雾霾是微小固体颗粒,非细菌病菌,这款口罩检验后宣称“PM2.5病菌污染过滤效率超过99%,是将固体微小颗粒与细菌病菌混为一谈,显然是偷换概念。”

这份检测报告单上标注的检测依据,则是“GB/T20944.3-2008”。这也正是九头鹰口罩标注的执行标准。

美国TSI集团是专门从事环境颗粒物实时监测仪器研制的公司。

3月13日,该集团中国公司技术人员介绍,“GB/T20944.3-2008”是“纺织品抗菌性能的评价”标准,“GB2626-2006才是《呼吸防护用品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标准”,“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针对包装上的“经质量部检验合格”字样,国际食品安阳哪里癫痫医院好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金狮认为,“经质量部检验合格”明显不符合规范,我国并没有“质量部”,如果相关机构检验要标注部门全称,“而非质量部这样模糊的称呼”。

对这些疑问,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冉伟说,“我有合法手续,你没有资格问我,我不会告诉你的。”其随后挂断电话。

  “神秘”的生产地址

除了无法得到对合格证和检测结果的疑问回应,九头鹰牌口罩的生产地也颇为神秘。

精密的设备、现代化的车间,在九头鹰牌口罩官网上,这些照片被宣传为“研发中心”和“生产中心”。

记者曾以代理加盟身份,多次向冉伟提出想看一下生产环节。“担心技术泄露,拒绝参观。”冉伟说此前签约的所有销售商都未被允许参观生产厂家情况。

其实,在九头鹰牌口罩官网,就挂着一篇网络媒体的相关报道,名为《PM2.5口罩行业内幕?记者暗访九头鹰纳米杀菌口罩加工全过程!》。

报道中称,“记者”自称做代理提出想看看生产车间,九头鹰公司业务经理宋某带记者进入生产厂房,“几十名工人在不停地忙碌着,不大的厂房内各种原材料摆放得井井有条,光布料就有数十种。宋某说这个车间是专门生产口罩滤片。”随后,宋某大段介绍九头鹰口罩技术和质量。

对此,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拒绝解释。

多家相关网络媒体证实,这篇“报道”以及“上市当日热销9000余件,实属行业奇迹”报道等并非记者采写,“是企业提供的,给钱都能发”。

“北京市石景山区高井北街50号”,是九头鹰牌口罩包装袋上,印的唯一地址。

3月6日,一片破旧简易房中,记者找到高井北街50号的房东李先生。

“这里没有生产口罩的,多是租户居住。”李先生说,冉伟的确两年前在此租过房,“一个月不到200元租金”。

李先生称,冉伟当时跟他说过是做净化水设备的。2年前,冉伟从简易房里搬走,仍租着一间民房作为仓库,“没人住,每隔几天或一段时间,会有车辆来拉活性炭等材料”。

这是一间10多平米简易房,房门紧锁。透过窗户能看到堆放着十余袋写有“活性炭”的蛇皮袋,黑色炭粉染黑了半扇墙壁。除活性炭外,房间里还堆放着纸箱,板材等各种杂物。

“趴在窗户边看啥,干啥的?”记者探访中,突然出现两个自称是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人员。记者询问此处是否为九头鹰口罩产地,对方只称“有事情找冉总(冉伟)联系,这里拒绝参观。”

一位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人员透露,滤芯的生产厂家在河北,口罩的生产厂家在南方。“我曾去过河北一个生产厂家,让厂家给我们生产滤芯,但不记得具体地址了”。

按《产品质量法》规定,产品或者其包装上的标志必须真实,且有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和厂址。

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李伟民律师表示,不标注的或标注虚假信息显然违法,消费者可向工商等部门举报。

  公司注册地“捉迷藏”

这家公司神秘的,并非只有生产地址。

北京谦裕博商贸有限公司,是冉伟所称的九头鹰口罩生产企业,于2009年4月成立。

工商登记注册法定代表人为冉伟,注册资本3万元,经营项目为销售家用电器、针纺品等;承办展览展示;技术开发;技术转让等。公司登记地址为“丰台区右安门外大街99号二层北京鸿顺达宾馆2016室”。

“2016室住着一家三口,是来北京看病的。”3月7日,北京鸿顺达宾馆前台人员说,“没听说过这个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作为九头鹰口罩总代理的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成立,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冉伟,经营项目为技术开发等、销售针织纺织品等、货物进出口等。

公司登记地址为“丰台区花乡郑王坟万柳桥南97号8号楼3309室”。

3月13日,西南三环一片城乡接合部中,“华星擘达商业文化园”更像上世纪80年代的厂区。传达室门卫证实,这里就是“郑王坟万柳桥南97号”,“院里唯一一栋三层的楼就是8号楼”。

“巨擘达写字楼”几个大字挂在8号楼上,室内楼梯只到二层,要想上三层需要走室外焊接的铁梯子,但并无3309房间。

“这个楼里没有几家公司,许昌那家看癫痫好从来没听说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3层一家公司人员说。

“巨擘达写字楼”的物业公司人员查询系统后也表示,8号楼内没有“北京宏图天鹰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市工商部门人员称,按照经营项目,以销售为主体的商贸公司,不具备生产资质,若生产属于违规。同时,公司在办理营业执照时,应登记真实、详细的地址,经营中,如果变更地址,需找工商部门申请变更,私自变更或设置虚假地址都是违规的。

“很多违法经营的公司都有设置虚假地址,跨省市办公等现象。”他说,这样不仅带来消费风险,也加大了工商部门的查处难度。消费者发现此类情况,应及时举报,工商部门将进行查处。

  小作坊自曝10倍利润

雾霾火了口罩,不少企业纷纷上马。

记者调查发现,生产地址不明在“防雾霾、PM2.5口罩”产品中不是个案。

3月11日,记者从电商平台购买了“适美佳活性炭口罩”和“名典上品活性炭口罩”,其包装上标注的厂家和地址均为北京。

“适美佳活性炭口罩”标注为北京京东奥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地址为朝阳区大鲁店北路26号院。

“名典上品活性炭口罩”标注为北京名典上品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在大鲁店北路郎各庄南甲5号。

记者实地探访,“大鲁店北路26号院”并非生产厂家,办公人员称他们是厂家所属的代理公司,拒绝透露生产厂家和地址。

“大鲁店北路郎各庄南甲5号”也没有“北京名典上品科技有限公司”,村民称从未听说有口罩厂家。记者拨打包装上的厂家电话,接线人员称公司目前只代理口罩,不再自主生产口罩,也拒绝透漏口罩厂家地址。

“很多都是生产外包。”李强(化名)说,现在很多企业都做口罩,以滤芯口罩为例,棉布口罩、滤芯、外包装都是外面采购的。

李强是昌平西沙屯一家服装厂的老板,主要为企业加工工服。

3月8日,村庄内的两间平房摆放10余台缝纫机,“我就是小作坊,没有任何执照”。

从去年开始,李强的服装厂开始大批承接口罩加工业务,“口罩靠量赚钱,少于一万件不做,现在活忙,日期也排到10天后。”李强说,“棉布口罩自己做,滤芯从外面进货。”

李强拿出一个滤芯,塑料包装袋上面印着PM2.5字样。

“从广东进货,两毛五一个,必须5万个起。”他说,采购都是通过快递进货,也没去过厂家。

滤芯是无纺布和活性炭组成,将活性炭压成粉末后,均匀用机器压在两层无纺布中间。

除了代加工,李强的服装厂也销售“PM2.5口罩”。每套包括一个彩色棉口罩(内含有过滤棉)和2片活性炭口罩过滤片,价格为3.6元/件,要求起订量5000件。

李强说,现在很多公司企业涉足防霾口罩,除了销售火爆外,成本低售价高也是重要原因。

他算了一笔账:滤芯每个0.25元,棉布口罩成本1.6元,外包装0.4元左右,一套口罩成本2.5元左右,“在目前的火爆市场,零售价都能达几十元”。

标称“PM2.5-病菌污染物过滤效率大于99%”的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到底防霾效果如何,市面上五花八门的防霾口罩哪种效果更好?3月13日,新京报记者选择市面上有代表性的几种口罩,邀请美国TSI集团中国公司技术人员进行实验,结果发现,包括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在内的多款被检口罩过滤效果均低于45%。针对实验结果,专家表示,因其对微尘吸附能力有限,破裂后碳颗粒易吸入口鼻等因素,活性炭防霾口罩并非最佳选择。

  实验1

三款防霾口罩材质不均

实验目的:检测不同种类口罩,验证口罩对颗粒物的过滤和防护效果。

实验时间:3月13日14时30分许

实验对象:3M9502工业防尘口罩;普通棉纱口罩(无滤芯);适美佳活性炭口罩和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

实验器材:专门测量PM2.5颗粒物浓度的快速检测仪器。

实验环境:海淀区中寰太大厦,一间约7平米空气流通的室内。检测仪器显示室内PM2.5为28,为取得更好的实验效果,实验操作人员——美国TSI集团中国公武汉治癫痫病医院特色技术司技术人员通过点燃两支香烟的方式,人为增高PM2.5浓度。5分钟后,室内PM2.5数值达到1900。

实验过程:实验人员先将口罩戴上,选择鼻子和嘴中间的呼吸带,为口罩打上金属孔,然后把一根塑料管连接口罩孔和机器孔,实验者佩戴严密,机器启动后,实验人员均匀呼吸一分钟,显示过滤后的PM2.5平均值。

测量时,口罩和机器相连的塑料管,每次使用后,担心塑料管有水气,影响测量精确度,必须吹干后再次使用。

实验结果:在室内PM2.5数值达1900的情况下,首先,实验人员戴上3M9502工业防尘口罩,机器上数值几乎不浮动,显示该口罩过滤后PM2.5数值是50多,过滤效果接近97.4%。

因实验环境所限,在环境中PM2.5不断降低的情况下,实验人员对其他三种口罩也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三种口罩过滤效果均比较差,且测试时机器数值上下浮动较大。“数值越不浮动,说明口罩材质越均匀。”美国TSI集团中国公司技术人员说。

  实验2

“九头鹰”防霾口罩透气性差

实验目的:测试几种防霾口罩透气性。

实验时间:3月13日

实验对象: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名典上品五层活性炭口罩、适美佳PM2.5活性炭滤片及3M9010口罩。

实验过程:本实验的操作人员为中国科协青少部专家委员会委员、西城区青少年科技馆化学组周又红,首先,她将实验所用口罩罩在仪器一端,开动小马达进行抽气,营造口鼻呼吸环境。然后将燃烧的线香放在所检测的口罩一侧,抽气中,对于透气性好的口罩而言,线香所散发的烟尘会向口罩倾斜;而对于透气性差的口罩而言,线香烟气是垂直上升的。

实验结果:实验中,记者发现,九头鹰纳米PM2.5口罩检测中线香烟气垂直上升,“这明显是透气性差。”而其他几种口罩,透气性良好。

周又红称,PM2.5口罩除了有效地过滤粉尘及颗粒外,还需有良好的透气性,透气性差的口罩会导致使用者呼吸困难。

  - 分析

活性炭口罩微尘吸附力有限

美国TSI集团中国公司技术人员表示,在检测的四种口罩中,3M9502工业防尘口罩和适美佳活性炭口罩,均标有GB2626-2006,这是国家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标准。

“而九头鹰纳米PM2.5活性炭口罩标注执行标准为GB/T20944.3-2008。”这只是纺织品抗菌性能检测标准。“这种活性炭口罩虽然能起到一定过滤效果,但严密性不好。”美国TSI集团中国公司产品技术人员称。“所以没有工业防尘口罩效果好。”

对于普通棉纱口罩,美国TSI集团中国公司技术人员称,这种口罩本是防飞沫等,本身设计就不防PM2.5,所以就不防固体颗粒物。

昨日,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金狮表示,因国家尚无统一标准,目前市面上防PM2.5口罩鱼龙混杂。“有的口罩不仅不抗霾,对身体还有危害。”

对于活性炭口罩,董金狮称,碳颗粒主要功能是吸附部分有毒气体,而对微尘的吸附能力有限,所起到的过滤作用微乎其微。另外,如果口罩破裂,碳颗粒会以微尘形式进入口鼻,对人体带来危害。而周又红也有相似观点,称“活性炭防霾口罩并非最佳选择。”

“市面上的防霾口罩,价格较高,不少是虚假宣传。”美国TSI集团中国公司技术人员介绍。董金狮建议,在尚无国家标准的前提下,应选择知名品牌的防霾口罩。

  - 呼吁

防霾口罩急需制定国家标准

专家称,市场常见的KN95口罩为职业防护口罩并不适合所有人

目前,民用防霾口罩不仅没有国家标准,也没有制定国家标准的计划。

在国家标准化委员会的“国家标准查询”数据库检索发现,含“口罩”字样的国标只有《医用防护口罩技术要求》和《口罩纸》两项。而在“国家标准计划查询”数据库中,也没有相关记录。“地方标准备案目录查询”数据库中,也没有与防霾口罩相关的备案信息。

目前市场上比较常见的是KN95型口罩,这款口罩遵循的是国标,即《呼吸防护用品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GB2626-2006)。该标准属于强制性标准,分类是“劳动防护用品”,并不属于面向公众的口罩。业内人士也表示,这种职业防护口罩并不适合所有人佩戴。

虽然很多口罩品牌都声称可以过滤PM2.5,没有任何强制性标准规定,PM2.5过滤效率多高才算合格?

在国家减灾办、民政部通报2013年自然灾情时,首次将雾霾天气纳入。为了规范防霾口罩市场,制定相应标准应考虑提上日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