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都市言情小说《更把双眉比月长》全文免费阅读TXT完整版

时间:2019-10-08 13:01:17

  《更把双眉比月长》已上线【黑豆文学】 连载中,书号:52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信公众号(黑豆文学)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今晚的夜格外浓黑,伸手不见五指,郊外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年轻的女孩踩着单车前行,因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咣!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紧接着一辆跑车从她身边擦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重重地栽进路边的沟里,炸开一片泥沙 “啊……” 言小念受到强烈的惊吓,尖叫一声从单车上跌落,抱着头跪坐在地,一脸懵圈地盯着底朝天的跑车,半天回不过神来 出、出车祸了? 姐姐结婚,新娘却是小姨子。 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他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女人如粪土。 可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 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可以走了。”

  大门外,已经纠结了一些警力,个个荷枪实弹,英武不凡

  许坚知道自己素来不给萧圣面子,也不太指望萧圣能给他面子

  所以命他的众属下赶来支援,手持搜查令,再过一分钟还不让进,他就准备带人冲

  “呵,这阵仗真够大的!都是朋友,完全没必要这么吓人!”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般都不是简单人物,许坚转身望去……

  “许局好久不见”

  欧烈跨出大门,淡扫全场,无惧一笑,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家少主有请”

  “欧秘书,谢了!”许坚是个有分寸懂规矩的男人,随手把枪支手铐窃听器都抛给下属,大步迈入

  穿过清幽的庭院,拐身上了楼

  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映入眼帘,宽肩窄武汉治癫痫的土方法腰倒三角的完美体型,双腿笔直且长

  是萧圣

  下雪天,萧圣只穿了件白衬衫,冷峻,优雅,气场慑人这通身矜贵的派头,竟让警队第一帅哥许坚黯然失色

  “萧少,恭喜大婚”

  许坚礼貌的打招呼,并直抒来意,“我的未婚妻言小念,因职业关系在贵府逗留她久居国外,不太懂本地规矩,如给萧少及夫人带来麻烦,本人深感抱歉,还请交给我带回去调教”

  短短两句话,客气得体有担当,是条汉子

  “未婚妻?”萧圣蓦地转过身来,他身高压过许坚一头,居高临下,气氛顿显紧张

  “对”许坚毫无自卑之意,“我和她即将结婚,不瞒您,我们的小孩已经三岁了”

  “这下我摊上事了”萧圣讥诮勾唇,眼神浮沉之间,却有让人看不懂的意味

  他看问题一向透彻,对许坚这种人也是门儿清,宁死都不肯违反纪律的人,未婚先育根本不可能

  “萧少如能把她交给我,我会永远铭记您的恩情”因担心小念,许坚收敛锋芒,极力放低身段,表达友好

  “我也想把她交给你,可惜——”萧圣眸里划过一道玩味,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栏杆,每一下都敲在许坚的心上

  “可惜什么?”许坚浓眉微拢,不自觉得向前两步

  “许局,请留步”欧烈抬手客气虚挡,示意他保持距离,不要随意靠近总裁

  “可惜,她已经嫁给我了”

  萧圣单手插在裤袋里,痞气的表情透着烦恼,为难的说,“言小念是我拜过天地的妻!如果给许局带走,我怕头上会绿”

  “啊?”

  此话一出,如五雷轰顶,至少惊呆三个人

  许坚不用说了,欧烈也是惊异,总裁不光没顺水推舟做人情,反而承认言小念的身份,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总裁的品味下降了,还是单纯想玩弄打击许坚,或者是猛兽护食,别人一争他就抢?

  门外,偷听的言雨柔也吓死了

  萧圣承认了言小念,那把她放在什么位置?黄芳特意把言小念浓妆艳抹了一番,打扮得跟母夜叉似的,萧圣怎么看上了?

  “萧少,这玩笑开大了”许坚强作镇定,硬朗的脸上没有情绪的波动,“据我所知,您娶的人应该是言雨柔”

  虽然萧家非常低调,并没有发新闻通报新娘的名字,但许坚身居要职,想知道新娘是谁并不难

  “想娶谁,和娶到了谁,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简单的一句话,哲学家的气质在流淌萧圣对门口扫了一眼,突然说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更好道,“进来!”

  言雨柔知道是和她说话,直接走到萧圣身侧,乖巧的依偎在他臂膀上,“圣,我晕倒刚醒来,小念呢?”

  欧烈对她使了个眼色,又看向许坚

  言雨柔立刻红着眼圈,泪珠淌下,一脸苦情的说,“许局,你得给我做主不知小念怎么了,居然把我迷晕,代我出嫁你说这是不是违法行为?”

  许坚淡睇她一眼,极力隐藏厌恶的情绪,毫不客气的说,“她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倒是你,问题很大”

  “啊?许局是否太武断了?”

  言雨柔心里一慌,额角抵在萧圣肩头哭诉,“能和萧少结婚,是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我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小念陷害,我怎么可能让位?呜呜呜……”

  萧圣单手放在言雨柔肩上,算是安慰,眼神却极度冰冷

  气氛陷入僵滞,谁都没注意到池塘的水面上,一只手晃了晃,慢慢没入水中,消失不见了……

  “我要当面问问言小念”许坚看向萧圣很有风度的说道,“如果嫁给你,确实是她的意愿,那么我尊重她的选择”

  “可以”萧圣微一点头,转眸看向池塘,“欧烈,带许局过去见——”

  人呢?

  “言小念!”黑眸蓦地一缩,萧圣一把推开碍事的言雨柔,扑在栏杆上,脸上有难得一见的慌乱闪过

  池塘里空空如也!

  只有雪花漫漫飘落,轻柔得覆上塘面,淹入水中,然后与夜色融为一体

  欧烈也倒抽一口冷气,“总裁,难道药丸失效,言小念被鳄鱼生吞了?”

  艹!仿佛明白了什么,许坚脸色剧变,如惊猿脱兔一般,冲上阳台就往下跳

  萧圣动作更为敏捷,一把掣住他的脚踝,狠狠往后一甩原本跳到半空的许坚又回到原处,不禁怒火四起,和萧圣打了起来

  欧烈强行横入,硬接了许坚几招

  萧圣得以脱身,大长腿往上一跃,迈过栏杆,一脚蹬在旁边墙上,借力稳稳落地,奔向池塘

  许坚哪肯恋战,出个狠招逼退欧烈,也纵身跃下,紧跟萧圣之后,“言小念!你不要怕,我来了!”

  “许局,她有老公救,不用麻烦警方”欧烈长腿一扫,再次和许坚纠缠起来

  事到如今,言小念成了牺牲品,直接上升到男人之间的争斗,欧烈自然站总裁一边

  “噗通!”

  距离池塘还有五六米的时候,萧圣向前一跃,双臂并拢,以一个非常标准的动作跳入水中,溅起的水花很小,完美帅气

 吃奥卡西平能控制住癫痫发作吗 不到五秒,他已经抱着女人蹚出水面,湿透的衬衫紧贴雄壮的肌肉,狂野不拘

  路灯下,雪花一片一片从他黑色碎发上划过,又落到小念脸上

  铅华洗尽,浓妆散去言小念的脸恢复一贯的清丽绝伦,五官精致蹁跹的睫毛尖上沾着一颗颗水珠,似泪似雨,惹人怜爱

  萧圣未看她的脸,也没注意两人的颜值和姿态都出奇的合拍,好像生来就该在一起,少了谁,都将残缺得令人心痛……

  “总裁,她没事吧?”

  见言小念是完整的,欧烈眼里划过一道惊喜,没被鳄鱼爆掉就好

  “死不了”萧圣的语气没任何起伏

  可许坚的心却疼碎了,自己精心呵护了四年的掌上明珠,一天就被糟蹋成这样!

  言小念看起来糟透了,整个人一点活气都没有,下巴后仰,身上的衣服丝丝缕缕,隐约能看到伤口,触目惊心

  “萧圣,你放开她!”

  许坚厉喝一声,气势凶猛的冲向萧圣,无奈欧烈在后掣肘,他怒极,不再留任何后路,一拳重重击在欧烈的胸口

  “呃!”欧烈一个急退,被人从后面抵住才勉强没摔倒

  他努力咽下喉口的腥甜,挥手命保镖把许坚团团围住众人想不到许坚实际水平这么高,不敢掉以轻心,都拿出十二分的实力

  许坚放弃打斗,眼眸寒光凌人,“姓萧的,你这是故意伤害罪!我现在就可以抓了你!”

  “许局,你看清楚”欧烈抬手一指,意味深长的说,“言小念身上穿的可是喜服!为嫁豪门,她不惜用命来博,你怎么忍心来搞破坏?”

  “她是被陷害的,我会查清楚!”

  “她是自己设计的,还是被陷害的,我们不管!但入门的新妇,落地的孩儿,调教一下是正常的,不存在故意伤害的问题”

  “咻——”许坚急火攻心,平生第一次失去理智,喉结一滚,吹了声口哨

  救兵突至,他的下属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进了萧府,双方搏斗起来,一片大乱

  萧圣完全不受外界影响,把小念平放在地上,双手交叠压她的腹部,迫使她吐水出来

  水吐完了,人还没醒修长的手指探到她挺俏的鼻头上,发现没自主呼吸了

  得做人工呼吸?

  树影摇曳,打下一片阴影,虚幻了彼此的五官,让人看不真切

  萧圣单手撑在小念的颈侧,低下头,薄唇靠过去……但一想到她之前化着浓妆的一张脸,顿时有些反胃

  “萧圣,你别碰她,让我来!”见萧圣要吻自己的女孩,许坚的怒火瞬间就烧红了眼眸

  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下一秒,萧圣直接闭上眼睛,含住了小念冰凉的唇瓣

成都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入口便觉出奇的柔软清香,微甜,像高粱制作的饴糖般滋润,不光不反感,连毛孔都极为熨帖

  又吻了一下,心脏被击中

  再吻,唇瓣相交之处,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热流,涌到四肢百骸,酥了半边身子

  这女人……有毒

  “萧圣!我杀了你!”许坚额角的青筋暴起,下死手打晕一个保镖,然后扑向萧圣,又被欧烈拦到,再次激战起来

  “总裁,先把她弄喘气再说!”欧烈见总裁没干啥正事,急忙提醒

  萧圣一震,这才吹了口气进她嘴里,心无旁骛的做人工呼吸,顺便品尝她

  “呀!”许坚已被气毙,连连失利,被功夫比他弱很多的欧烈一阵暴击

  “小念,妹妹~”突然,一个娇弱的声音传来,听让人起鸡皮疙瘩

  言雨柔穿着貂绒大衣,由佣人扶着跌跌撞撞跑了过来看到两人嘴对嘴的一幕,她腿一软,差点休克

  若非亲眼目睹,打死都不敢相信,萧圣会亲自给谁做人工呼吸

  相处四年,言雨柔没得到过萧圣的一个吻

  他对她很好,锦衣玉食,金屋藏娇,逢年过节送她的礼物也舍得砸钱,一出手就钻石豪车,就是不肯有进一步的亲密

  无论她怎么引诱,他都古井无波

  前几年,他还能隔着衣服拥抱她,如今能多看她两眼,已经是天大的恩宠了……

  萧圣那副不肯占女人便宜的正人君子做派,曾让她恨得牙痒痒,甚至怀疑他的功能是否正常

  可他对小念……

  “少夫人,我觉得情况不妙”女佣红玉眼里闪烁着不太正经的光,“少爷其实在亲她”

  言雨柔攥紧指节,拼命克制浓烈的嫉妒她不瞎,看得到!

  “小念啊,你不能有事,不然我怎么向爸爸交代,呜呜……”

  她扑过去想要打断,嘴里假哭着,心里却恶毒的诅咒,“言小念臭表子,你死了吧,千万别活过来!”

  “嗯……”萧圣到底是有些实力的,言小念低叹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

  眼前陌生又眼熟的面庞,她有一秒的呆滞

  这是一张英俊过份的脸,高挺的鼻梁,冷毅的薄唇,以及唇角一抹若有若无的邪肆,无不昭示他的天人之姿

  “啊!”是他,那个魔鬼!

  瞳孔骤然一缩,言小念挣扎后缩,嗓子里发出惊恐的尖叫,“救命啊!哥,救我!”

  “小念,哥在!”被她这样喊着,许坚脑子一热,拼了

  从属下腰里拽出手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谁都不许动,否则以袭警罪论处!看是你们本事高,还是牢房岁月长!不怕牢底坐穿的就来!”

  “好了,都停”欧烈也趁机下台阶,不温不火的说,“许局,请带你的人离开,否则也有私闯民宅的嫌疑”

  “我会走,前提是带走诈婚的嫌犯!”话落,抬起脚步直奔言小念而去

  “慢!”

  欧烈上前一步,再次拦住他,语气略重,“许警督,我敬你是一条硬汉!今天你踩了我萧家的门面也就算了,还要带走我家新婚的少夫人,未免欺人太甚!”

  “我不是……不是少夫人!”言小念无力的伸出手,微弱的说,“哥,我爱的是你,不可能嫁给别人!带我走,快带我走!”

  “小念!”许坚胸口疼得厉害,扼住欧烈的手腕,往后反剪,再狠狠一拧

  咔嚓!欧烈居然没反抗,被拧得骨头发出响声,单膝一弯,半跪在地

  没一个保镖上来帮许坚的下属们以为这帮人终于服了,都没注意到欧烈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带着阴谋和残忍

  “言小念”萧圣握住女人的手,放在唇边邪魅冷笑,“你既然有胆和我拜了天地,那么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守点妇道”

  爱许坚,绝对不可以!

  因为他不会给机会的

  《更把双眉比月长》已上线【黑豆文学】 连载中,书号:52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信公众号(黑豆文学)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

------分隔线----------------------------